當前: 首頁
> 聚焦> 依法維權
廈門市思明區法院情法交融,破解不具有收養關系“母女”身份窘境
撫養孩子十多年 “母親”獲得監護權
來源:中國婦女報 時間:2019.09.18 字號:【

■ 中國婦女報·中國婦女網記者 吳軍華

■ 李菁雯

帶女兒出國旅游是阿玲(化名)的愿望,但一直未能如愿,原因是這個女兒并非她親生,而是在路旁撿到的一個棄嬰。

多年來,因不符合收養條件,兩人無法確認關系,生活中遇到不少麻煩。為此,阿玲向福建省廈門市思明區人民法院提起訴訟,近日,法院最終確認她具有監護權。

拿到這份判決書,阿玲非常開心,不僅可以帶女兒出國旅游,還辦理了公證,為女兒順利補辦了出生證明。

收養關系不明帶來諸多遺憾

2008年底的一天,阿玲在廈門金尚路的一棵樹下發現一名女嬰,身旁字條寫著出生日期。當時心生憐憫的阿玲便將孩子帶回家,同時也報了警。“孩子黃疸嚴重,為此還住院了好幾天,醫院考慮到情況特殊,同意讓我先簽字,給孩子治療。原本打算找到親生父母后就把孩子交還的,但一直沒有消息。我們共同生活至今,感情很好。”阿玲對中國婦女報·中國婦女網記者說,她撫養女嬰多年,始終視如己出。

盡管如此,但因不符合收養條件,兩人無法確認關系,日常乘坐動車、飛機等屢屢受阻。每次幫孩子填寫表格,填到家長情況時,阿玲總是擔心如果對方要求提供證明該如何是好。有一次,“原本孩子可以隨學校合唱團出境表演,但因為材料不齊全,辦理簽證時遇到麻煩,最終只好放棄。”阿玲遺憾地說。

確認收養關系未獲法院支持

為了確定收養關系,2018年初,阿玲第一次提起訴訟,要求確認自己和孩子的收養關系。她在起訴狀中寫道:“如果不明確收養關系,將極大影響孩子的成長,也給本人及家庭帶來很多困擾。”依據法律規定,社區居委會也作為孩子的監護人出庭作證,證明孩子一直隨阿玲共同生活。

法院審理認為,根據收養法第6條規定,收養人應當具備的條件之一為“無子女”,第15條規定“收養應當向縣級以上人民政府民政部門登記”。而2008年12月阿玲收養時,她已經育有一子,不符合收養人的條件,且程序上未向縣級以上人民政府民政部門登記,不符合我國收養法的規定。法院因此駁回了阿玲的訴求。

但阿玲仍感到費解,對法官說:“如果說我十幾年前抱養這個女嬰時還不符合計劃生育政策,可現在二孩政策都放開了,國家也允許生兩個孩子了,我多養一個孩子也不違法啊,應該可以確認我們的收養關系吧?”

廈門市思明區法院鼓浪嶼法庭法官曾爭志向記者解釋道,阿玲這種收養確實不符合我國收養法的規定。“我國收養法1991年12月29日公布,1992年4月1日施行,1998年進行了修正。我國收養法施行之前還有‘事實收養’這個概念,保護收養法實施之前已經形成的事實收養關系。但收養法實施后,產生的收養行為必須符合法律規定才能被認定為合法有效。”

阿玲拾得女嬰是2008年,此時收養子女必須符合收養法的條件,但阿玲當時不具備收養人需“無子女”的條件,她也無法去民政部門進行收養登記。盡管國家在2016年全面放開二孩生育,但此時的政策不能追溯至彼時,更不會讓當時不符合法律規定的“自行收養”行為合法化。

再次提起監護權訴訟

審理法官對阿玲耐心解釋了收養法相關條文,并在審理過程當中多次深入了解、調查,與孩子、阿玲進行了單獨對話,做好釋法答疑與情感疏導。判決作出后,阿玲表示接受。

2018年7月,在他人的建議下,阿玲另行提起監護權訴訟。

審理法官從法與情的角度出發,不簡單依案辦案,努力為當事人解決問題。在給孩子做詢問筆錄時,法官特別觀察了孩子,發現孩子活潑可愛,善于表達,充滿朝氣,對撫養人也懷有深厚感情。

經審理,法院認為,孩子目前尚未成年,阿玲也曾在報紙刊登尋人啟事尋找孩子的親生父母未果。孩子親生父母及家庭情況不明,阿玲撫養至今具有監護能力,所在社區對其申請無異議,可予以準許。法院同時要求阿玲,應恪盡監護職責,按照最有利于被監護人的原則維護其利益。

“法院雖依法駁回了阿玲要求確認收養關系有效的訴訟請求,但阿玲已經實際撫養這個孩子10多年之久,從襁褓嬰兒長成三年級的快樂女孩,兩人不是母女勝似母女。如何解決身份之困?我們本著為民服務的精神,本著保護婦女兒童合法權益的宗旨,依法給阿玲確定了監護權,讓她在法律框架里,繼續為孩子撐起一片藍天。”曾爭志說。

腾讯彩票8杀